湖北11选5是一家集湖北11选5,湖北11选5,湖北11选5于一体的综合性娱乐公司,为玩家提供全方位的游戏体验,诚邀您的体验。

  1. <th id="mnx9u"><sup id="mnx9u"></sup></th>
  2. <thead id="mnx9u"></thead>
    
    
    <th id="mnx9u"></th>

    <thead id="mnx9u"><option id="mnx9u"></option></thead><code id="mnx9u"></code>
    <strike id="mnx9u"></strike>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兄長,安息!——悼念永鳴

    作者:白丁 時間:2019年04月24日 字體:

    四月是春光明媚的季節,然而,這個美好的時節里也會出現黑暗的片刻。4月12日,永鳴在四川參加文學活動時因心梗突發離世,讓我們這些煤礦的作家朋友們格外痛惜。

    連日來,無論是朋友圈還是微信群,悼念永鳴的詩文比比皆是?!妒隆贰侗本┪膶W》等期刊公眾號也都推出了紀念專輯,那些文字讓人落淚??粗励Q的音容笑貌,仿佛他就在身邊,依然談笑風生,無論如何,我都不能接受他已離去這個殘酷的現實。

    記憶是忠實的朋友,它不會遺漏那些珍貴的片斷,無論時光過去了多久,都會在這個時刻復活,清晰如同昨日重現。

    時間追溯到22年前的四月,1997年北京西郊賓館,在參加第三屆全國煤礦文學烏金獎頒獎及煤礦創作會議時與永鳴相遇。此前,我曾在他主持的《黑海潮》文學期刊發過小說,神交已久。那次相會的具體情況記不清了,惟有一張照片見證著兄弟的友情。照片上的三個人是永鳴、平頂山的張順良,我坐中間。永鳴身穿淺色夾克衫,牛仔褲,那時的他目光炯炯有神,十分干練的樣子。

    第二年夏天,身為平莊煤礦辦公室主任的他毅然遠離了本可平步青云的仕途,來到京城。為以商養文,他貸款20多萬,在首都北京開起了餐館。短短的5年多時間里,他已經還清了所有貸款,餐館也有了3家,在北京可謂站穩了腳跟,在文壇也有了立足之地。記得有一次,因為什么活動走到一起已經忘了,只記得幾個文友在他的飯館聚餐,從中午一直到下午。那天大家都很盡興,不能飲酒的我也喝了酒,一張照片留下了我的尷尬,把滿臉通紅的我進行了曝光。

    2003年夏末,我應邀參加了由《小說選刊》等多家單位在赤峰舉辦的荊永鳴小說研討會,大家對永鳴的小說給予了很高評價?;貋砗?,我認真閱讀了他的小說,寫了《烹飪高手》的評論,刊發于《陽光》雜志。當時主要涉及的是永鳴外地人系列。雖然是早期作品,但已經顯露出他出眾的才氣。比如短篇小說《外地人》,發在2002年第6期《北京文學》(精彩閱讀),獲“新世紀第一屆北京文學獎”。

    那次內蒙之行,留給我深刻印象的不僅僅是小說的研討,還有草原美麗的風景。有兩個細節我至今沒忘。一是在騎馬活動中,我們跨下的馬由牧民牽著,慢悠悠地踱步,永鳴策馬飛奔的姿態讓我們好生羨慕,誰讓他是赤峰人呢。二是內蒙幅員遼闊,去的時候,大巴車上播放的流行音樂過于嘈雜,回來的路上,永鳴專門購買了騰格爾和德德瑪的光盤,讓我們在充滿內蒙風情的歌聲中欣賞著窗外美麗的風光,旅途的疲憊頓然消失,足見永鳴對朋友的熱情。

    每當煤礦作協有大型活動,我和永鳴都會見面。比如,1999年在河北承德召開的文學評論工作會議,還有2016年在北京參加學習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講話學習班,我和永鳴都有相遇。在我的印象中,每次活動,永鳴和徐迅、劉俊、麥沙等人是最活躍的一類人,他們飯后還要外出吃宵夜,喝酒是少不了的,那種豪放對于不能飲酒的我來說,只有艷羨的份。據說,永鳴每次回平莊,文友們都會歡聚一堂,開懷暢飲。平莊的文學氣氛因永鳴的到來而升溫,永鳴的人緣可見一斑。

    雖然不常見面,但永鳴的創作我一直關注。他的小說集有《外地人》《大聲呼吸》《創可貼》《在時間那邊》等多部,長篇小說有《老家有多遠》《北京時間》,散文集有《心靈之約》等。作品多次被《新華文摘》《小說選刊》《小說月報》《作品與爭鳴》《中華文學選刊》《中篇小說選刊》等期刊轉載,被收入50余種作品集。部分作品被譯成多種文字在國內外出版,或改編成電影和話劇。此外,他的《北京房東》獲2014年第五屆老舍文學獎優秀中篇小說獎。永鳴1999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是魯迅文學院首屆中青年作家高級研討班學員。他為煤礦作家隊伍爭了光添了彩,我為他取得的成績感到高興。

    2018年在北京參加第七屆烏金獎頒獎時又和永鳴相聚,問及近況,他只說眼睛不好,怕光,不能面對電腦和手機,去過多家醫院看過,收效甚微,可以說是世界性難題。我想,這對一個正值創作旺盛期的作家來說是一件痛苦的事。上臺領獎下來后,他戴上了墨鏡,讓人感覺在那個場合有些別扭,這也說明永鳴的眼疾已經很嚴重了。

    但是,我怎么也沒有想到,這次相見竟成永訣。

    意外、震驚、痛惜!

    永鳴年富力強,正處于文學創作的黃金時期,他的英年早逝不僅是煤礦文學事業的損失,也是中國文學界的損失。徐迅、劉俊、麥沙等友人第一時間趕往四川宜賓,送別永鳴。我不能前往送別永鳴,只能在這個深夜寫下這些文字,懷念這位好友。

    永鳴在2016年第10期《北京文學》發表了中篇小說《遠去的喧囂》并成作為當月封面人物,今天,他帶著曾經的喧囂遠去,把想念永遠留給了我們。

    永鳴說過:“開餐館是生存的需要,寫小說是生命的需要?!?《作家通訊》2003年第3期《開著餐館寫小說》)人生有許多種快樂,但歸納起來無非是兩種,精神上的和物質上的。永鳴并沒有陶醉于物質享受中,而是在精神世界里不停地跋涉。如今,上蒼讓他安靜地休息,他不得不停止了跋涉的腳步。我想,如果再給他一些時日,他一定會為我們創作出更多小說精品,這正是讓朋友們最為痛心的地方。

    1958.6.7—2019.4.12,從此,這串刺目的阿拉伯數字成了永鳴生卒年的標記。永鳴的生命定格在61歲,于是,對于我們文友而言,他永遠不會衰老,他留給我們的不僅是眾多優秀的精神食糧,還有他堅毅成熟的面容。

    而在我的心里,永鳴還是那個藍天下策馬奔騰的草原騎手。

    永鳴兄長,安息!

    2019年4月15日夜于彭城小沛家中


    [添加收藏] [打印文章] [關閉窗口]
    分享到: 更多
    上一篇:永鳴回到平莊[ 04-24 ]
    下一篇:接永鳴回家[ 04-24 ]

    相關文章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
    湖北11选5